失礼了,我是我三舅姥爷的外孙子。

  但是程星河的声音马上就响了起来“七星,小心!”

  我一愣,顿时就觉出一阵破风声从齐鹏举身后,对着我身上就划过来了。

  可刚才用完了诛邪手,一时间气还没法凝聚下来,躲不开!

  齐鹏举虽然脸色惨白,但是表情却更狰狞了“你既然只是是一个玄阶四品,那就算有了诛邪手和神气,也撑不住多长时间——现如今,你动不了了是不是?”

  我心里陡然一沉,这个齐鹏举还真不愧是天阶第三名的家族,他妈的怎么什么都知道!

  就在那个寒光要打在我身上的时候,忽然一个人挡在了我身后。

  一股子温热的感觉从那人身上,一直渗到了我身上——血!

  程星河。

  而齐鹏举抬起眉头,死死的盯着程星河,咬牙就骂了一句“跟你那个王八蛋爹一样——没有几天活头儿,还整天找死!”

  说着,还要抬手,可他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  哑巴兰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鬼魅似的出现在了他身后,反向死死的钳住了他的手。

  要是刚才,齐鹏举恐怕一下就会把哑巴兰给甩到太平洋去,可现在他一只手被我直接捏碎,上面流转的气都散开了,可以说元气大伤,根本没刚才的本事了。

  他倒是想转身,可突然就发现,脚底下也跟生了根似得,怎么也动不了了。

  而一直不声不响的苏寻这才从一边站起来,冷冷的看着齐鹏举。

  我一低头,看见周围是有一些石头的位置不太对劲儿——苏寻趁着刚才的功夫,摆了一道阵,把齐鹏举的身体给困在了这里了。

  我暗暗心惊——所谓的阵法,其实越大越好设,越小越难设,我还从来没听说过,世界上能有直接把一个人困住的阵法。

  他们苏家摆阵破阵,已经到了这种水平了?

  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转脸看着苏寻“卧槽,洞仔,你这招可以,比葵花点穴手还灵啊!”

  苏寻顿时有点得意,也就点了点头,毫不谦虚的说道“我可是苏家人。”

  齐鹏举哪儿想得到自己竟然被我们几个毛头儿给解决了,顿时把牙咬的格格作响“你们敢跟我们齐家作对,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……高亚涛!”

  齐鹏举显然是想着让高亚涛去通风报信儿,带几个人来。

  可谁知道,喊了半天,高亚涛也没回话,我伸过脑袋一看,只见高亚涛跟抽了羊角风似得,正在地上打滚。

  他也有这个病史?

  可白藿香却从房檐下仰头看着我们,得意的笑了笑,跟我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“放心吧,有我在,后院失不了火。”

  硬是靠谱!

  我一下高兴了起来,可白藿香的视线越过我,看向程星河的时候,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,失声喊道“把程二傻子弄下来!”

  程二傻子?

  我耳朵里嗡的一声,顿时也想起来了——刚才,程星河在我身后,好像是帮我挡了一下!

  我立马回头,就看见程星河惨白着一张脸,还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麻衣相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似锦只为原作者桃花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花渡并收藏麻衣相师最新章节